人員甄別欄目合作狐說西游分數引擎
首頁>新鮮事>【功勛】衛興華:不做風派理論家

【功勛】衛興華:不做風派理論家

2019-10-10 16:34:48作者/來源:央廣網

     央廣網北京10月10日消息(記者柴華)據中央廣播電視總臺中國之聲《新聞縱橫》報道,新中國成立以來,一批經濟學家默默無聞為我國經濟建設出謀劃策,在探索富民強國的路上孜孜以求。他們中有一位《資本論》的研究權威,一生致力于將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中國化,他就是剛剛獲授“人民教育家”國家榮譽稱號的衛興華,著名經濟學教育家,中國人民大學榮譽一級教授。

  60多年前的一本已經泛黃的《資本論》,衛興華依然舍不得丟,放在書架上隨手能找到的地方。里面幾乎每一頁都用紅藍黑三個顏色的筆標示出不同的心得體會,密密麻麻的一行行小字,記錄下衛興華初見《資本論》時無以言表的興奮。他說:“看得章節多的可能看了三四十遍。特別是最核心的理論部分,反復看,現在還在看。”

  1952年,衛興華作為中國人民大學第一屆經濟學系研究生,以全優成績畢業并留校任教。此后60多年里,他每次在給學生上的第一節課時,都一定會反復叮嚀:不能做風派理論家。衛興華說:“走自己的路,由他人去評說。不唯上、不唯書、不唯風,實事求是追求真理。我講做學問‘四嚴’:嚴肅的態度,嚴格的要求,嚴謹的學風,嚴密的論證。不要跟風跑,不要做風派理論家。”

  這是衛興華對學生的要求,也是他做學問一輩子堅守的原則。為此他不是沒吃過虧,文革十年被勒令靠邊站,甚至講課的內容都被嚴格劃定范圍。衛興華從不懷疑自己的堅持有什么錯,相反,于他而言,倒成了因禍得福。他說:“什么事物都是一分為二的,我就不能參與現實政策的宣傳,不能參與社會主義部分的教學,讓我講《資本論》。《資本論》離現實遠一點,基本原理,所以對我也有好處。為什么后來我《資本論》讀得多?我講一次看一次,而且每一次看《資本論》的時候,都有新的收獲。”

  講一次看一次,就在一遍遍翻看《資本論》的過程中,許多重要章節衛興華都爛熟于心,不只是講課更加游刃有余,更重要的是,中國在發展中遇到的諸多問題,他總能在書里找尋到最恰切的觀點支持。衛興華說:“比如《資本論》在第一卷第一版的序言里面講,我不用玫瑰色描繪資本家的面貌,我是把社會的發展看成自然的歷史過程,更不要個人對經濟歷史負責。就是說它不要資本家對資本主義制度剝削制度負責,我覺得這個觀點很重要,我們過去搞唯成分論,這不是馬克思主義。”

  最早提出社會主義商品經濟理論,最早系統研究和論述社會主義經濟運行機制理論,最先提出非公有制經濟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組成部分……六十多載春秋,衛興華發表了2000多篇學術論文。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邱海平感嘆,這個紀錄,令人敬仰。邱海平說:“到現在為止發表的學術論文兩千多篇,出版了大量的學術著作和教材,衛老師每一年發表的成果,到目前為止在我們經濟學院這個數量還沒有人能夠打破,可以說創造了非常驚人的紀錄。”

  讓業界更為敬佩的是,衛興華總能在國家經濟改革發展的關鍵時刻及時澄清謬誤、正本清源,用他畢生的心血推動馬克思主義原理的中國化。

  1987年,衛興華對流行多年的“效率優先、兼顧公平”提出異議,認為應該效率公平并重,一度引發學界爭議。反對者甚至認為,這是“否定鄧小平理論、否定改革開放、否定市場經濟”。即使如此,衛興華仍不為所動,他說:“我是學者,追求的是真理。”衛興華表示:“我寫書寫文章,是把效率和公平統一起來的,并重。現在我們都承認分配的不公平,要解決這個問題,中央正在這樣努力,強調共同富裕。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區別于以往任何社會制度最本質的東西,這是馬克思講過的。”

  學生何召鵬懂得衛先生的這份堅持源自何處。在衛先生家書桌的玻璃板下,一直留著一張黑白照片,那是正青春的衛興華和兩個同伴的三人合影。彼時,他們冒著生命危險,開展地下工作,曾被敵人抓進過監獄,后來因找不到證據被釋放。衛興華出獄后去了北平,兩個同伴卻在不久后再次被捕,慘遭殺害,這成為衛興華一輩子揮之不去的遺憾。何召鵬告訴記者:“這張照片衛老師一直留到現在,他說當時參與地下革命的時候,好多朋友、同事都犧牲了,而他活了下來,只要他活著,他要用他全身的精力時間,去做一個學者應該做的,為祖國的建設、社會主義的建設,奉獻他的力量。”

  衛興華上小學時老師曾給他取名“衛顯貴”,希望他將來盡享榮華富貴。從小目睹日軍暴行,衛興華立志抗擊日寇、振興中華,在日軍占領的東冶鎮上高小附屬中學補習班時,他把名字改為“衛興華”。他說,一輩子始終堅持與反馬克思主義的錯誤論調進行辯論,就是為了當初追求的理想。“那時候我們搞地下工作、參加共產黨干什么?沒有工資、沒有待遇,完全自我犧牲。就是一個追求,追求自己的理想,追求共產黨把國家建設好。那個時候不怕犧牲,不怕逮捕、不怕殺頭,就是這樣堅強的信念支撐著我們。”

  60多年里,衛興華著作等身,也目睹一代又一代中國經濟學界著名學者成長起來。魏杰、李連仲、黃桂田、張宇、馬慶泉……“桃李滿天下”,那是屬于衛興華的幸福。

  年過九旬,一頭銀發的衛興華依然筆耕不輟,兒子衛宏看著心疼,勸父親別那么費神,可他聽到的回答卻是:將研究所得訴諸筆端,也是人生一大喜悅。衛宏說:“他在腰疼臥床的時候,連吃飯喝水都在床上,不能起來,因為他疼。但是他在床上依然拿個硬板,墊上稿紙,在床上寫文章,他說寫東西,研究《資本論》,是一種愉快,一種喜悅。”

  獲授“人民教育家”的國家榮譽稱號,衛興華感慨,他與共和國一同成長,將畢生所學貢獻、服務于祖國建設,這是他不悔的追求,也是他幸福的源泉。衛興華說:“我有一個信仰,就是為新中國而奮斗,為解放中國而奮斗,怎么把我們國家變得富強,為廣大老百姓的富裕、安康、和諧、共同富裕而奮斗。”


[編輯:李璐]
骑马视频